问吧首页|电脑网络|生活时尚|经济发展|社会万象|娱乐媒体|人物历史|文化艺术|科技教育|运动休闲|健康医药|问吧收藏

“吉祥图案”的吉祥意蕴

“吉祥图案”的吉祥意蕴

中国传统吉祥图案-花果草木 中国传统吉祥图案-鸟兽虫鱼   “吉祥图案”的吉祥意蕴
中国传统吉祥图案*花果草木 中国传统吉祥图案*鸟兽虫鱼 中国传统吉祥图案*人物 中国古代四大神兽图释
       
“福”吉祥图案 “禄”吉祥图案 “寿”吉祥图案 喜庆类吉祥图案
吉利类吉祥图案 文案类吉祥图案 雕刻、摆设类吉祥图案 建筑类吉祥图案

古老的中国是世界文明的发源地,悠久的历史和深厚的文化沉淀是先祖留给我们的巨大宝藏。中国传统吉祥图案便是这宝藏中最美、最绚烂的一部分。在漫长的岁月里,我们的祖先创造了许多向往、追求美好生活、寓意吉祥的图案。这些图案巧妙地运用人物、走兽、花鸟、日月星辰、风雨雷电、文字等,以神话传说、民间谚语为题材,通过借喻、比拟、双关、谐音、象征等手法,创造出图形与吉祥寓意完美结合的美术形式。我们把这种具有历史渊源、富于民间特色,又蕴涵吉祥企盼的图案称之为中国传统吉祥图案。中国传统吉祥图案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表现民族历史的一套完整的艺术形式。先人们通过这些直观可感的完美形式,表达对幸福美满生活和财富的热切和渴望。

一、中国传统吉祥图案的发展简史

随着社会的进步,人类文明的发展,人们的观念意识和审美情趣也在不断的发展变化,与之相生相伴的各种艺术形式也都打上了鲜明的时代烙印。中国传统吉祥图案作为形式艺术同样也是人类思维和意识形态的反映,必然有一个发生发展的过程。

远在远古时代图腾崇拜时期,先民们对神秘莫测的宇宙万象和诸多的飞禽走兽、花鸟虫鱼等动植物的形状与生活特性充满了幻想与猜测,企福求安的图形符号由此诞生。这一时期彩陶工艺上的动物纹、人面鱼纹等都带有人敬天神、人仰混沌的意味。这种图腾文化,虽然还不能真正意义上被称为人们主观能动所创造的装饰吉祥图案,但客观上它奠定了传统吉祥图案的发展基础,将其源址定义在了人文艺术的范畴之内。

新石器时期的彩陶、石雕、玉刻中先后出现了各种形状的怪兽,如龙、凤、龟、鸟等,以及云纹、水波纹、回纹等纹饰亦最先出现。殷商、西周、春秋战国时期,真正意义上的吉祥图案在阶级社会中得以产生。因为在阶级社会,人们的意识形态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伴随这工艺水平的突飞猛进,丰富的思想内容得以通过客观形式表现出来。例如青铜器、漆器上的饕餮纹、夔龙纹、鸟纹、象纹等各种纹饰,让人不仅感受到那个特定时代凝重典雅又神秘古老的精神内涵。秦汉时期,佛教传入中国,佛教中的因果报应、道教中的长生不老、儒教中 的阴阳五行,三者有所融合,再加上神话传说,极大地丰富了吉祥图案的题材,并广泛地应用于建筑、雕塑和民俗艺术中,丰富的吉祥语言开始出现。例如在汉代织锦上已经出现不少吉祥图案,有“万事如意”锦、“延年益寿大益子孙”锦等。此时传统吉祥图案中的福、禄、寿、喜图案已经逐渐开始成形。隋唐宋元时期,吉祥图案日臻完善,逐渐普及。尤其是在宋元时期,吉祥图案被广泛应用于建筑彩画、陶瓷、刺绣、织物、漆器上,此时的吉祥图案进入了发展的高度普及期,甚至到了“图必吉祥”的地步。明清时期,吉祥图案开始走向成熟。图案的形式更加丰富多彩,并施用图案技法加以、表现,使吉祥图案更趋成熟完美。吉祥图、吉祥俗、吉祥语的流传更为深远,对社会文化的影响逐步加深。

综观中国传统吉祥图案的发展史,其源于原始人文、始于商周,高速发展于宋元,到明清时期达到高峰。在各个时期吉祥图案都有其相对的局限性,但其发展的脚步始终未曾停歇。直至今日,传统吉祥图案仍具有极强的生命力。

二、中国传统吉祥图案的发展哲学观念和精神特征

1、中国传统吉祥图案的哲学观念

中国古代的宇宙观认为,宇宙是金、木、水、火、土五种基本元素或物质构成,一切事物均可一分为二、对立转化的整体,事物阴阳两两相生相克成为“金、木、水、火、土”五行运动的原动力,这就是“阴阳五行”的思想。它构成了中国传统哲学的基础,它既为中国传统吉祥图案的诞生与发展提供了最具普遍意义的宇宙观的指导,又为中国传统吉祥图案的设计定下了具体的模式。中国传统吉祥图案中的疏与密,动与静、虚与实、藏与露、黑与白的辩证法即是阴阳五行思想在构图中的应用。源于五行学说的红、黄、蓝、黑、白被古人视为吉利祥瑞的“正色”。它是我国传统艺术用色的基本准则,积淀着深厚历史文化精髓的五行色彩的综合使用,便成为华夏民族审美的最高标准。

中国文化在思想观念上有一个突出的特征即强调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即“天人合一”的哲学思想。从孔子“仁者爱人”的重视人的思想到老庄“道法自然”的力主人们在自然、恬淡、无为之中回归自然的思想,为“天人合一”的理论形成奠定了基础。外在的自然事物现象与主体的情感互相渗透、融合,物我主客完美合一是艺术设计的最高境界。总而言之,“天人合一”思想对中国传统吉祥图案的设计和应用有着广泛的影响。

2.中国传统吉祥图案的精神特征

通过对传统吉祥图案的观照、体验和领悟,透过这些绚烂多彩的形式现象,我们发现了传统吉祥图案的艺术审美规律。总体而言,可以归纳为如下几个精神特征:第一,精气神韵:即精髓、气势、神采的生动、自然流畅的美感。“神似”大于“形似”的审美观念就是其体现。第二,理想浪漫:它大大扩展了艺术的自由空间,突破了自然的束缚,将分散于各处的美好事物集于一身,比如瑞兽麒麟就是多种动物的组合。理想浪漫是中国传统吉祥图案所具有的最普遍的精神特征。第三,虚无空灵:虚无空灵是道家思想在中国传统吉祥图案的最完美体现。画面注重含蓄自然,若有若无、若虚若实,给人留下广阔的想象空间。第四,委婉含蓄:中国传统吉祥图案的美常常尽在不言中或者说不言而喻,这充分反映了中国人偏爱含蓄、不喜直露的习惯。在中国传统吉祥图案中,谐音、象征、暗喻是常用的手法,如用鸳鸯象征“恩爱夫妻”。

三、中国传统吉祥图案的分类

为了方便地深入研究中国传统吉祥图案,人们依据各种标准,将其划分出不同的类别体系,其中较为普遍的分类标准有:依据吉祥图案的应用载体,可将其分为建筑装饰图案(如石刻、砖印及木结构上的彩画等)家具装饰、印染织绣图案、瓷器图案、漆器图案、彩陶图案等。依据吉祥图案的题材可分为人物类、祥禽瑞兽类、植物类、文字类、几何纹、器物组合类等。在这里,本文试以吉祥图案的审美特征为标准,将其分为以下几类。

1.汉语言谐音的运用

中国人逢遇喜庆吉祥,偏好讨个“口彩”。这其中就应用了汉语的一个重要特征:汉字有许多读音相同,字义相异的现象。利用汉语言的谐音可以作为某种吉祥寓意的表达,这在吉祥图案中的运用十分普遍。例如,一只鹌鹑与九片落叶组成“安居乐业”(鹌居落叶);鱼谐音“余”,馨谐音“庆”梅谐音“眉”、喜鹊代“喜”花生代“生”等等。以上各例,就可分别组成“吉庆有余”“喜上眉梢”,“早生贵子”(枣,花生,桂园,莲子)等吉祥图案了。

2.对动物生态属性的借助

自然界的各种动植物由于生态、环境、条件、遗传等因素,形成了各种不同的生态属性,人们就借物喻志,附会象征。例如狗的不侍二主喻为忠、羊羔跪而吃奶喻为孝,鹿的不食荤腥、性情温顺比作仁,马之顺从主人谓之义。儒家提倡的忠孝仁义等抽象的概念就有了具体的象征物。又如鸳鸯雌雄成对,形影不离,用雌雄鸳鸯并浮水面,即“鸳鸯戏水”寓意夫妻恩爱。

3.对有代表性事物的寓意

用代表性事物来寓意吉祥喜庆,是吉祥图案对素材较为直接的应用方式,能给人最为直观的祈福印象。例如金钱、玉石、元宝等都是属于财物象征的,将其直接应用于工艺品上,表示对富贵的追求;灯彩是传统的喜庆之物,将灯笼绘上五谷、寓意五谷丰登,丰衣足食。笔墨纸砚、琴棋书画用来寓意书香雅阁,文人雅士;具有宗教渊源的吉祥图案,是典型的用各家有代表性的物品寓意吉祥的范例。多见的是道教的“明暗八仙”和佛教的“八宝”、“八吉祥”。

4.吉祥文字的直接应用

文字本身就具有很好的装饰性,其各种变体或书法形式都有较强的表现张力,因此直接将吉祥文字装饰在客体上是一种很好的表现手段。常用的吉祥文字有“福”、“禄”、“寿”、“喜”四个字。它们组成的吉祥图案是中国传统吉祥图案中的一个重要分支。用各种书法或变体形式可以组成“百福”、“百禄”、“百寿”、“百喜”图,常与室内艺术品或屏风雕刻结合起来,体现出书法艺术、民族艺术和传统文化相应相生,颇具意味。

5.古代诗情画意的应用

古代试词歌赋历史悠久,沉淀深厚,常借用比、兴之法,借物以言志,思路广阔如野鹤行云,这些特点被吉祥图案巧借,可以营造浓厚的文化气氛。例如,古人有人云“与人之善,如入芝兰之室,久不闻则其香化矣“,在吉祥画里,人们习惯芝兰同用,比喻君子之交;菊花秋季开放,凌霜耐寒,多为文人所咏唱。人们爱它的清秀神韵,并赋予它高尚坚强的情操。吉祥图案中的菊花又被赋予吉祥长寿的含义,其它如“落花流水”图案也与唐诗宋词的意境相仿。

6.综合运用多种象征手法

有很多吉祥图案是综合运用了以上象征手法的艺术成果。综合手法的最大特点是可以赋予图案更丰富的含义。使作品成熟丰满。例如“三多图”由石榴、桃、佛手组成,寓意多福(佛)多寿(桃)多男子(石榴,石榴子多),三多组合在一起,便成了人生幸福美好的象征。

四、中国传统吉祥图案的造型特点

中国传统吉祥图案在遵循变化与统一的总原则的前提下,较为突出的造型特点有如下几个方面:

1.具象题材、抽象运用

吉祥图案中的主要题材均直接或间接取自自然界和平民生活中常见的动植物、器皿、用具等。这些具象的事物,吉祥图案在造型中不受具体形象的限制,往往服从视觉上的快感,而突破平凡的樊笼,体现出抽象形式的艺术美感。

2.对称与均衡是构图的惯用手法

吉祥图案常常存在一中心线(或中心点),在其左右、上下或四周(三面、四面、多面)配置同形、同色、同量或不同形(色)但量相同或近似的纹样,这种组成形式称之为对称与均衡的构图。其中,对称与不对称是依据样纹占据空间位置的状况而言的,它交代了吉祥图案组织单元的布局;而均衡与不均衡指的是纹样各部分力量分布的状况,它决定着吉祥图案的平衡美感,通过对称与均衡的构图手法,吉祥图案表现出一般描绘图案不同的视觉效果,更加具有组织性,这正是吉祥图案具备装饰属性的重要前提。

3.繁复求变,乱中有序

传统图案的繁复是有别于现代美术的一大特征,但传统吉祥图案的繁复有别于现代应用美术图案的一大特征,但传统吉祥图案的繁复绝不是简单的罗列,单纯的重复,它更加讲究在纷繁中体现出节奏和韵律,对比与调和,将疏密、大小、主次、虚实、动静、聚散等做协调的组织,做到整体统一、局部变化,局部变化服从整体,即“乱中求序”、“平中求奇”。这更增加了吉祥图案的层次和内涵,但从装饰应用的角度看,它对加工工艺的要求显然是比较苛刻的。




......“吉祥”,其意为预示好运之征兆、祥瑞。语出《庄子·人间世》:“虚室生白,吉祥止止。”成玄英疏:“吉者,福善之事;祥者,嘉庆之征。”上古之时,便有将福善之事、嘉庆之征诉诸感性显现的形式,即绘成图画,俗称“吉祥图”或“瑞应图”。早在殷周时期的玉雕及青铜器上,这便是“吉祥图案”或称“寓意图案”的发端。如于北京平谷、河南郑州等地出土的商代铜器上,常饰有首尾相接的鱼纹,反映出当时的人们,已赋予鱼以“吉祥”寓意或“吉祥”象征,借“鱼腹多子”这一生物形态的现实存在,寄寓人们祈求多子多福的美好愿望和憧憬。以后历代此种具有“吉祥”寓意的图像,正如“吉祥”寓意所企盼的那样:“瓜瓞绵绵”,赓续不断了。如春秋战国的铜镜,秦汉的瓦当、画像石,南北朝石窟壁画,隋唐碑雕、石刻,宋代陶瓷、织锦等,都作有丰富精彩的“吉祥”图像或曰“吉祥”图案。真正具有“吉祥”图案的审美文化蕴意及其形式美表现特征的,是绘制于汉灵帝刘宏建宁四年(公元171年)的《五瑞图》,左为黄龙,右为白鹿,下左二树四枝“连理”,中一嘉禾,禾生九茎;右有一树,树下一人举盘“承露”,乃中国现存最早的吉祥图案。另,三国吴主孙亮,制作琉璃屏风,上镂“瑞应图”,达一百二十种之多,可谓集吉祥瑞庆图案之大成。①元代之后,吉祥图案于民间广泛流行,至明清而大行其时,成为一种蔚为风气的民俗现象。俗谓“图必有意,意必吉祥”。此时的吉祥图案,除仍用于建筑、车舆及日用器物之外,已将应用的中心挪移到织物以及衣帽鞋履等服饰审美文化现象形态方面上来。我们对于吉祥图案有了概略的了解和认识,这样便可以对吉祥图案作出一个描述性的规定。

吉祥图案,即是运用谐音、嵌字、符号、象征或曰“象德”、比喻或曰“比德”等表现手法,采用传统的罨画②或曰生色、球路、连锁、拱壁、汉瓦、八搭韵、四向对称连续(即“四方连续”)等传统构图式样,并用于陶瓷审美文化现象形态之上的,以表达具有福善之事、嘉庆之征等审美蕴意的装饰性图案。

下面我们便将传统吉祥图案所表达的福善之事、嘉庆之征等不同类型的题材,分作几个大类进行胪陈和探究。

关于“吉祥如意”、“平安吉庆”即具有“吉祥”本体意义的题材,是“吉祥图案”开宗明义的题材:

(1)“吉祥如意”,图案上通作一童子手持如意,骑在大象背上戏耍;或在大象背上戏耍;或在大象背上驮一宝瓶,瓶中插“戟”及“如意”③,借“戟”与“吉”,“象”与“祥”音相谐,意为“吉祥如意”;亦有以汉字“吉祥”配如意构成纹样者。

(2)“平安吉庆”。图案为花瓶之中插三支利戟,戟上悬挂一磬(一种古代乐器)。“瓶”与“平”,“戟”与“吉”,“磬”与“庆”谐音。瓶中安插“戟”、“磬”,即寓意“平安吉庆”。

(3)“八宝吉祥”以“法螺”、“**”、“莲花”(亦称“吉祥花”)“天盖”(亦称“白盖”)、“金鱼”、“宝瓶”(亦称“宝壶”、“舍利壶”)、“宝伞”、“盘长”(“长”一作“肠”,又称“八结”、“百结”)等八种吉祥物构成图案,每件物体上均缠有风带。寓意为吉祥如意、富贵长命。文献资料载:“供物以盖、鱼、罐、花、轮、螺、伞、肠为一分,名‘八宝吉祥’。④另,“(蟒袍)花样则名目繁多,以二则团花为敬,有二龙团光者,有拱璧形者,有八吉祥者。”⑤

(4)“万事如意”,图案中通常以“万年青”、“”字和“柿子”、“如意”等物象组成。以“”与“万”,“柿”与“事”谐音以代“万事”。亦有不用柿子,仅以“”字为底纹,而上绘如意纹者。

(5)“年年如意”,图案由两条鲶鱼和如意构成图案。因“鲶”和“年”谐音,另此图案在物象的表现上将“如意”变形为“水纹”与“浪花”,如鱼在水,颇具新意。由莲花和鲤鱼组成的图案即谓“年年有余(鱼)”。

(6)“事事如意”,“事事”亦即“万事”或曰“一切之事”。通常以两个柿子或柿蒂的纹样来表现。相传柿树有七德:一为长寿;二为树荫大;三无鸟巢秽物;四无虫蚀;五叶彤而美艳,可供赏玩;六硕果累累;七落叶肥大可供书写(参见唐段成式撰《酉阳杂俎》)。故以“柿”谐“事”音之中加融入诸多吉庆美善内涵;再和“如意”之物象绘绣在一起,组成“事事如意”的吉祥图案。亦有以“狮”与“事”音相谐而指代“事”者,图案常作一童子肩扛“如意”,手持双柿;亦有肩扛“如意”而垂缀“双柿”者。还有将两个“如意”交叉,两旁配以“柿子”或狮子者;尤以生辰、庆贺、婚礼之器物常用。明清时期广为流传。

(7)“如意连云”,亦称“如意云”,以浮动相连之流云构成图纹,或曰以“如意”之首端,或灵芝,或祥云纹饰,与“如意”之柄相互连结,构成祥云流动连结的图案、故名。清卫杰撰《蚕桑萃编》卷十“贡货花样式”目下即列有“如意连云”之名。

(8)“四合如意”,即以如意头为基本纹样,作四向对称连续即“四方连续”图案。1975年福建福州浮仓山宋墓出土的物品中,有褐色四合如意纹。磁州窑即产有白釉划花四合如意纹如意头形枕。

(9)“必定如意”,亦称“一定如意”。以“毛笔”、“墨锭”或“银锭”和“如意”等构成图纹,“笔”与“必”,“锭”和“定”均为谐音,合为一体,寓意为“必定如意”。

(10)“和合如意”,“和合”传说为两位仙人,即“寒山”、“拾得”,两人姓虽相异,但亲逾兄弟。两人同爱一姣好女子而彼此不知,及至寒山临婚,始知拾得亦爱恋其女,于是断然弃家出走,至苏州枫桥削发为僧,结庐修行。拾得知悉此情后,亦舍女往觅寒山,探得寒山茅庐之所,乃折一盛开花荷前往礼见,寒山见拾得远道寻来,喜出望外,恐其饥馁,急捧一食盒出迎,二人喜甚,俱为僧侣,开山立庙,称“寒山寺”。“寒山”、“拾得”二仙形象,常出现于画幅及工艺品中,两人蓬首笑面,著绿衣,一持“荷花”,一捧“圆盒”,借“荷”、“盒”谐“和”、“合”,取其“和谐合好”之寓意。此题材及纹饰多出现于民间图案之中,有大量实物传世。

(11)“四季如意”,画面以柿子、枇杷、葡萄、西瓜、石榴、荔枝、白藕等四季瓜果或梅、兰、竹、菊等四季花卉配合“如意”构成纹样。

(12)“路路顺利”,以两只或数只奔鹿构成图案。“鹿”在古代被目为祥瑞之兽,“鹿”不仅与“禄”谐音,而且与“路”谐音,数鹿并驰、畅行无阻,寓意为一帆风顺,四通八达。此外,还有“岁岁平安”、“百岁平安”、“平安多吉”、“九安同居”、“年年大吉”、“室上大吉”、“安居乐业”。

“吉祥图案”中的“福、禄、寿”及“富贵寿考”之类的题材,是民间最为广泛、最为普遍和最为喜尚的题材之一,也是磁州窑审美文化装饰题材中最富特色的题材之一。

(1)“五福捧寿”等,均流行于明清时期。所谓“五福”即指的五种福运。语出《尚书·洪范》:“五福:一曰寿,二曰富,三曰康宁,四曰攸好德,五曰考终命。”汉桓谭《新论》另有新解:“五福:寿、富、贵、安乐、子孙众多。”通常以五只“蝙蝠”围绕一个“寿”字,组成圆形或方形图案。按“蝠”与“福”谐音,其与“寿”字组合,含有“富贵”、“长寿”之寓意。

(2)“历元五福”,旧历以冬至为一岁之始,平朔为一月之始,夜半为一日始。平朔、冬至同在夜半之一日称“历元”。借指新年。通常以“荔枝”、“桂元”或“铜钱”和五只“蝙蝠”构成;借“荔枝”寓“历”,借“桂元”或“铜钱”和五只“蝙蝠”寓意“元”和“五福”。其“五福”者,亦有以“寿桃”寓“寿”,“牡丹”寓“富”,“桂花”寓“贵”,“鹌鹑”或“鹿”寓“安”或“乐”及“石榴”寓“多子”构成。“五福”之具体蕴意,从汉桓谭撰《新论》之说。

(3)“天官赐福”亦称“受天福禄”。旧历正月十五日为上元节,民间传说是天官下降,赐福人间。因以之用作民间装饰图案。通常由天官和展翅飞翔之蝙蝠构成图纹。借“蝠”寓“福”。亦有天官手持字轴为纹饰者,上书“天官赐福”四字。广泛应用于民间器物绘饰雕塑及年画题材。

(4)“福从天降”图案以“蝙蝠”、“祥云”图纹构成,喻福运临门。

(5)“福寿如意”,多以“蝙蝠”、“佛手”、“桃子”及“如意”等构成吉祥图案。亦有以“寿”字代“桃”者,用“灵芝”代“如意”者。“蝠”、“佛”均与“福”字谐音;“桃”亦称“寿桃”,象征长寿,合为图案,寓意为“福寿如意”。明清时较为流行。

(6)“福禄相连”,“鹿”被视为古代之瑞兽,有千年为苍鹿,又五百年为白鹿,复五百年化为玄鹿之说。以“鹿”与“禄”谐意,故寓“官禄”、“俸禄”及“禄位”等。“禄”即古代官吏俸给之谓。“鹿”与“蝙蝠”组成图案,组成首尾相连之环形图案,即谓“福禄相连”。其他还有与“寿桃”合为一体者,金元以降则尤为盛行。1974年松花江下游奥里米金墓出土的玉透雕牌上,即雕凿有一对赤鹿,其公鹿长角弓背,傲然伫立;母鹿则回眸凝望,温文驯顺。具有鲜明的游牧民族特点。此表明少数民族的饰物中亦于宋元时期即有了吉祥图案的发端。此已得到了诸多出土文物的证明。

(7)“鹤寿延年”,民间视鹤为长寿之禽,故有“鹤寿”之说。《淮南子·说林训》:“鹤寿千岁,以极其游。”观台磁州窑第3探方第5层出土,编号为110号的白釉白地黑花椭圆形枕所绘纹饰,即“鹤寿延年”。有诗云:“桃花百叶不成春,鹤寿千年也未神”。⑥故图案以“仙鹤”和“寿桃”或“桃花”构成吉祥图案,寓意延年益寿。明清时期甚为流行。

(8)“松鹤遐龄”,亦称“松鹤同春”、“松鹤长春”、“鹤寿松龄”,画面以青松、仙鹤构成。松树长青不老,恒苍劲挺秀而延年;仙鹤传为千岁之禽,常翩跹起舞以遐龄。“松”、“鹤”均为长寿永年之物,合为一体,寓意吉祥长寿,则顺理成章。流行行于明清之际。

(9)“刘海戏蟾”,刘海为道教人物,相传其睹异人垒钱之危而悟道成仙。图案通常以刘海作童稚状,蓬发大口,身著博袖之衫,戏钓三足金蟾。因刘海被视为吉星福神,故绘饰以取富贵幸福之吉祥寓意。也有将这一图案称之为“刘海洒钱”者,借以讽喻人的捐弃功名,抛却利禄,粪土金钱。明无名氏《天水冰山录》记严嵩被籍没的衣物中即有“金厢大凤‘刘海戏蟾’首饰一副”。

(10)“八仙庆寿”,亦称“群仙庆寿”、“八仙祝寿”等。传统图案有以“八仙”:即张果老、吕洞宾、韩湘子、何仙姑、李铁拐、汉钟离、曹国舅、蓝采和等相聚一起,把酒祝寿构成的。多用于民间男女巾帽、衣裙、挂佩、首饰等。亦有以八只“仙鹤”翩翩飞舞,借“仙鹤”之“仙”以指代“八仙”之“仙”的;另说仙人多乘鹤遨翔,云游四海,即以其坐骑之“仙鹤”而代之。另,如果八仙翘首仰望云天之中乘鹤翔翥之寿星,则称“八仙仰寿”或“八仙拱寿”。此外,以“福、禄、寿”为题材的“吉祥图案”还有:“龟鹤齐龄”、“三多九如”,“三多”者,即“多寿、多福、多子孙。”“九如”者,《诗经·小雅·鹿天》载:“如山如阜;如冈如陵;如川之方至,以莫不增;……如月之恒;如日之升;如南山之寿,不骞不崩;如松柏之茂,无不尔或承。”皆祯祥之征。“金玉连发”、“金玉满堂”、“满堂富贵”、“玉堂富贵”、“天仙寿芝”、“福寿双全”、“福寿相连”、“寿山福海”、“长生不老”(此为“落花生构成图案,花生俗称“长生果”,其根绵绵不断,果实累累,故名)、“云芝瑞草”(以“祥云”、“灵芝”等构成吉祥图案)、“万福万寿”(以“”和“寿”等汉字构成吉祥图案)、“福寿绵长”、“芝草延年”、“福寿万年”、“长命富贵”、“富贵寿考”、“富贵白头”(以“牡丹花”、“桂花”及“白头鸟”构成吉祥图案)、“富贵万代”、“长寿白头”(以“月季花”或“金盏花”、“寿石”及“白头鸟”构成图纹)、“圆寿字”亦称“团寿字”(以变体的篆书“寿”字构成吉祥图案)、“麻姑献寿”(以仙女“麻姑”梳髻簪花、手持仙桃等为吉祥图案)、“齐眉祝寿”(以“梅花”、“翠竹”及“绶带鸟”等构成吉祥图案。“齐眉”,典出《东观汉记·梁鸿传》,后以“举案齐眉”喻夫妻互敬互爱;“齐眉祝寿”喻夫妻祷祝长寿;)、“青鸾献寿”(以“青鸾鸟”,“寿桃”或“寿”字构成吉祥图案,)等等不一而足。

夫妻关系乃维系封建社会秩序的“五伦”关系之一。《孟子·滕文公上》所说的“父子有亲,群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叙,朋友有信。”即是“五伦”关系的道德准则。而民间“吉祥图案”所表现的“吉祥寓意”,更多的则是夫妻恩爱、“并蒂同心”、“同谐到老”的题材:

(1)“并蒂同心”,亦称“芙蓉同心”。以并蒂莲构成吉祥图案。并蒂莲为荷花之一品种,两花出自一蒂。唐诗人杜甫《进艇》诗:“俱飞蛱蝶之相逐,并蒂芙蓉本自双”,即咏此。图案常以一段白藕生出若干莲叶及莲花,藕上有孔,表示通心,而“通”、“同”之音相谐,寓意夫妻恩爱,形影相随,同心到老。流行于明清时期器物。

(2)“同心结方胜”,亦称“同心永结”,以“方胜”、“双喜”构成吉祥图案。“方胜”为两个菱形互相联结,寓意“同心”。取“良缘喜结”、“琴瑟和谐”之吉祥蕴意。《金瓶梅词话》第五十一回载潘金莲之汗巾,即绣有“十样锦”、“同心结方胜地”等吉祥纹饰。

(3)“因和得偶”,以“荷花”、“莲蓬”及“白藕”构成吉祥图案。“荷”与“和”、“藕”与“偶”均为谐音,寓意为天配良缘、夫妻和睦。

(4)“同偕到老”,以“铜盆”、“铜镜”和“鞋子”等构成吉祥图案。因“铜”与“同”、“鞋”与“偕”皆为谐音,寓意夫荣妻贵,琴瑟和谐。多用于民间男女巾帽、衣裙及挂佩诸物。

(5)“青梅竹马”,以“天竹”、“腊梅”构成吉祥图案。藉“梅花”代“青梅”,“天竹”代“天马”,寓音夫妇两小无猜、相敬相爱。此外,还有“白头富贵”、“鸳鸯戏水”、“满池娇”等,均是此类题材的吉祥图案。

人类对于繁衍生息、人丁兴旺的生殖现象,历来是大为宣扬的,因此,以多子多孙、瓜瓞绵绵为题材的吉祥图案也是丰富多彩的:

(1)“麒麟送子”,亦称“玉麒天赐”。以童子跨骑麒麟构成吉祥图案。童子戴冠着袍,一手持莲,一手持笙;以“莲”、“笙”寓意为“连生”,人类理想之灵兽麒麟自天而降,喜送贵子。流行于清代器物。

(2)“榴开百子”,亦称“百子同室”。以“石榴”构成吉祥图案。石榴一果多子,民间借以喻“多子”。取共子孙繁衍,绵延不断之吉祥寓意。

(3)“子孙万代”,以“葫芦”和“葫芦藤蔓”或“”字构成吉祥图案,“葫芦”为多籽植物,借喻为子孙繁衍;“蔓”、“”和“万”谐音,藤蔓缠绕、盘曲绵长,寓意万代久长之意。另有以“石榴”、“竹笋”构成吉祥图案者,寓意与此相类。明清较为流行。

(4)“宜子孙”,所谓:“宜子孙”,为吉祥语,谓妇人宜于生育、子嗣不断。吉祥图案多以“生色”之法,表现“萱草”吉祥图案。萱草又名“黄花草”、“金针菜”。古代传说妇女妊娠期佩其花可生男;故“萱草”又名“宜男花”。另,安徽合肥乌龟墩东汉墓出土的金质坠饰,即作篆体汉字“宜子孙”,为吉祥纹饰。可见此吉祥图由来已久。

(5)“宜男多子”,亦称“宜男萱寿”、“萱寿延龄”。以“萱草”、“石榴”构成吉祥图案。另亦有以“寿石”、“萱草”配合成吉祥纹饰者。除上述寓意为子孙满堂外,还兼吉祥长寿之意。另,模印瓷塑男性胖娃娃,亦为“宜男多子”之表现。磁州窑之“白地黑花孩儿枕”即表现的此种吉祥寓意。

(6)“瓜瓞绵绵”,“瓜瓞”,即大瓜与小瓜,喻子孙昌茂,繁衍不息。图案通常以“蝴蝶”、“瓜”和“瓜蔓”等构成。多用于民间男女衣服、首饰及挂佩等。流行于明清时期。此外还有“早生贵子”(以“红枣”或“枣树”、“桂圆”构成吉祥图案),“福增贵子”(图案通常以“桂树”或“桂花”及“蝙蝠”来表现)及“连生贵子”等等不一而足。

封建社会科举考试的所谓科场得意,金榜题名,官运亨通之类的题材也是吉祥图案所包蕴的一个重要方面:

(1)“喜报三元”,图案通常以“喜鹊”栖于“桂圆”树枝上引颈鸣啾构成。磁州窑饴釉白地黑花喜鹊纹桂圆面虎枕即是一例。“桂圆”三枚,寓意“三元”。“三元”者,为封建社会科举考试的乡试、会试、殿试这三级考试的第一名:即称“解元”、“会元”、“状元”。图案亦有于三枚荔枝或三枚香橼⑦旁绣一嘉蛛。取意相同。

(2)“状元及第”、殿试第一名即称“状元”;第二名称“榜眼”,第三名称“探花”。殿试后列榜有甲、乙次第,通常前三名由天子赐进士及第,后七名赐进士出身。图案通常以戴冠童子乘龙构成。“冠”与“官”谐音,戴冠寓言为高中。童子乘龙即“独占鳌头”而喻“状元”及第。

(3)“一路连科”,封建社会科考之中连连及第谓之“连科”。“一路连科”,意即闱场得意,一路顺风。图案中通常以“鹭鸶”(白鹭)、“莲花”、“荷叶”及“芦苇”等构成一幅池塘小景。磁州窑白釉铁锈花一路传胪纹枕即是此意。以“一鹭”寓意“一路”,“芦”与“胪”谐音。科考之殿试由天子钦定并至殿宣唱,唱毕由阁门承接,传于阶下,侍卫齐声传名高呼,谓之“传胪”。借寓“连科”和“传胪”之意。

(4)“黄甲传胪”,亦称“二甲传胪”。明代称殿试第二、三甲第一名为传胪。至清则专称二甲第一名为传胪。“二甲传胪”即高榜中元。由于及第者名单多用黄纸书写,故又称“黄甲”。宋人华岳《王诸同舍》诗:“三举不登黄甲去,两庠空笑白丁归。”即谓此。图案通常以二只“鸭子”或“二只螃蟹”和“芦苇”等构成。回“鸭”、“甲”谐音,二只鸭子寓意为“二甲”;“蟹”有甲壳,亦寓意为“甲”。

(5)“杏林春燕”,以“杏树”数枝或“杏花”数朵及“飞燕”一对构成图案,明清以科举取士,规定每年二月进士考试,其时正值杏花开放,故“杏花”有“及第之花”的美誉。又殿试中第者,将受皇帝赐宴。燕为知春瑞禽,又与“宴”谐音,宴意为“进士及第”。

(6)“蟾宫折桂”,亦称“蟾宫桂兔”。古代科考夺魁即称“蟾宫折桂”。图案以“蟾蜍”、“桂树”及“玉兔”等构成月中仙境。

(7)“兰桂齐芳”,亦称“桂子兰孙”、“兰桂胜芳”,以“兰花”及“桂花”构成吉祥图案。因东晋名士谢安将子侄比作“芝兰”,五代窦禹钧教五子俱成功名,人称贵(桂)子,合称“五桂”。后即以“兰桂齐芳”为吉语。《红楼梦》第一二O回即有“将来兰桂齐芳,家道复初,也是自然的道理。”图案多以“生色”为表现手法此外,还有“一甲一名”(图案通常以一只“鸭”或一只“蟹”加带“芦苇”组成)、“状元祝寿”(图案以“香橼”、“翠竹”、“绶带鸟”构成)、“五子夺魁”(图案有五个童子争夺一盔帽组成)、“五子登科”(图案以一只“雄鸡”及五只“雏鸡”同处于“鸡窝”构成,相传五代燕山禹钧教子有方,五个儿子均中举人科,名扬天下。后世喻后辈学业有成、科场得意为“五子登科”)、“一品清廉”(图案以一枝“莲花”及若干莲叶构成)、“洞天一品”(图案以“太湖石”构成。以太湖石有瘦、透、漏等特征,故名)、“一品当朝”(图案以“仙鹤”、“水浪”和“朝日”构成,以仙鹤为羽族之长,为文官一品“补子”之图案,有“一品鸟”之称)、“官上加官”,(其图案或则“鸡冠花”下立一“雄鸡”,或则“鸡冠花”下横“螃蟹”,或则“鸡冠花”下栖一“蝈蝈”,俱寓意“官上加官”)。此外还有“平升三级”、“高冠晋爵”和“马上得利”等。

“吉祥图案”也有表现士人崇高气节、峻洁人品之类的题材,素为民间所喜尚:

(1)“傲霜秋菊”,即以独窠或两窠菊花为图案。菊为菊科多年生草本植物,秋霜之时著花,正值万花凋零之时,更显出其耐寒傲霜之凛然风骨。1925年福建福州宋墓即出土有织绣为菊花纹样的妇女服饰。明清颇为时兴。

(2)“露根兰”亦称“根草”。以露根之“兰花”构成图案。宋末诗人、画家郑思肖(号所南),刚介有志操,笃于忠义,宋亡之后隐居吴下,与朝客交往,坐必南向,以示不忘故土。平生善画墨兰,入元之后画兰,疏花简叶必露根,谓:“土为番人所夺,忍著耶?”‘元朝官吏有求他画兰者,答之以“头可断兰不可得”之语,后人感佩其高风贞节,亦多以“露根兰”为饰。

(3)“冰雪梅花”,于纵横交错之冰纹上,分布盛开之梅花。梅花于早春开花,能耐严寒、傲霜雪,故被视为坚贞、高洁的象征。表现方法及吉祥寓意亦有多种:其一,如横斜虬干萌发新枝,寓意为“万世不无”;其二,“梅花”与“竹叶”组合成图案,寓意为“青梅竹马”;其三,加上“苍松”、“青竹”,寓意经得起风饕雪虐的“岁寒三友”;其四,“梅花”之花瓣为五,寓意“五福”;即“福、禄、寿、喜、财”;其五,加上“冰纹”,寓意为“冰清玉洁”;其六,“梅花”枝上立一“喜鹊”,寓意“喜上梅(楣)梢”,即谓有喜事临门,因“门楣”即家门之意。

(4)“忍冬”亦称“金银花”。藤生枝蔓形植物,多于三月间开花,花色黄白,因不畏严寒,故名“忍冬”。磁州窑器物以此作边饰者甚夥。

(5)“国色天香”,即牡丹花。为中国特有之花卉、古代被尊为“花中之王”,有“国色天香”之誉。因其花型端庄艳丽、仪态万方,被视为雍容华贵的象征。牡丹折枝、缠枝是磁州窑最主要的纹饰之一。

(6)“岁寒三友”,亦称“三友会”。以松、竹、梅三种耐寒植物构成图案,寓意为历经考验、生性贞静坚韧。《金瓶梅》中李瓶儿便戴着一把“金累丝松竹梅岁寒三友梳背儿”;清卫杰《蚕桑萃编》即列有“三友会”之名目。宋代以来,此吉祥图案备受人的喜爱。

(7)四君子以“梅、兰、竹、菊”四种花卉构成图案,寓意为品德峻洁高尚。明清时期颇为盛行。

(8)“凌波仙子”即水仙。水仙系石蒜科多年生球茎植物,花型清雅高洁、飘逸隽秀,故有“凌波仙子”之誉。宋诗人杨万里《水仙花》诗:“韵绝香仍绝,花清月未清,天仙不行地,且借水仙名。”朱熹《赋水仙花》诗:“纷敷翠羽帔,温暖艳白玉相。淡然水仙装。”均为吟诵水仙之名句。以此作为传统织绣吉祥图案由来已久,图案多以“生色”为饰。明清时期颇为流行。此类吉祥图案还有“瑞草”或曰“青绿瑞草”、“芝草”、“荔枝”、“茱萸”、“莲花”等。此种吉祥图案,多以比喻或曰“比德”为其表现手法,多取其花草之或则不畏严寒、傲雪凌霜,或取礤”出淤泥而不染,”亭亭玉立等品格状喻人之伦理道德范畴的人格美和风范美等。这与多以谐音而赋予吉祥寓意的那类吉祥图景是不同的。

“吉祥图案”之中,还有一些是以天象、气象乃至节令,与人们的社会生活条件或生存环境休戚相关的,特别是表现嘉庆征兆的题材:

(1)“三阳开泰”,亦作“三羊开泰”,又称“三阳交泰”。《易》以十月为坤卦,纯阴之象。十一月为复卦,一阳生于下;冬去春至,阴消阳长,有吉亨之象。故以“三阳开泰”或“三阳交泰”为岁首称颂之辞。明清之际多以此为吉祥图案。表现方法有多种,常见者即在一方织绣太阳、流云,一方织绣山石、竹、梅各种花草;中间绣三只羊。以“羊”、“阳”、“太”皆谐音,加之“羊”字又是“吉祥”之“祥”的古字。故表新年伊始,万物复苏之吉祥寓意。

(2)“喜报春早”,亦称“报春光”、“喜报早春”。喜鹊栖于腊梅枝头,引颈唱鸣构成图纹。腊梅为冬季之花,通常于冬春之交开放,素有“报春花”之誉,故喻早春。俗以喜鹊为瑞禽,素有“喜鹊叫,喜事到”之民谚,以寓嘉庆之兆。

(3)“六合同春”,亦作“鹿鹤同春”。“六合”者,谓东、西、南、北及天、地六方,泛指宇宙;同春,谓共同庆贺,称颂之意。通常以”梅花鹿”、“仙鹤”、“梧桐”和“青松”构成图案。

(4)“万象更新”,“大象”驮一盆“万年青”构成图案,取国泰民安,欣欣向荣之吉祥寓意。

(5)“五谷丰登”,由北宋灯笼锦(别名庆丰年)演变而来,于莲花中安置灯笼(或宫灯),灯旁悬挂谷穗,四周有蜜蜂飞动。“灯”、“登”,“蜂”、“丰”皆谐音,取其风调雨顺,丰收吉庆寓意。

(6)“连年有余”以“莲花”、“鲤鱼”构成图案。“莲”与“连”,“鱼”与“余”均为谐音,借寓为年年吉利、富足有余。亦有作童子持莲作抱鱼状者,寓意与此相同。

(7)“江山万代”,以“江水”、“山石”、“”字构成图案。

(8)“江牙海水”亦称“海水疆牙”。“牙”或作“芽”。以斜纹和波纹组成海水,上立尖状山石疆牙,取“一统山河”、“旭日东升”、“万世升平”之吉祥寓意。此外还有“一统万年”、“天地长春“万化长春”、“四季长春”、“地久天长”(以“天竹”和“南瓜”构成图案)、“和合万年”(以两个“百合”和一盒“万年春”构成图案)、“锦上添花”等等。

总之,明清时期的吉祥图案极为丰富,其吉祥寓意及其审美蕴涵也极其丰富、广泛,几乎涉及到人们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上面所列举的几个方面仅仅是举其具有代表性的荦荦大端而已,藉此可见一斑。吉祥图案之表现手法和构图式样拟另撰文,予以分析、探究。(摘自蔡子谔:略论磁州窑审美文化“吉祥图案”的吉祥意蕴,作者系河北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注释:

①参见晋崔豹《古今注》。

②“罨(掩)画”,色彩鲜明的绘画,明杨慎撰《丹铅总录·订讹·罨画》:“画家有罨画,杂彩色画也。”多用以形容自然景物或建筑物等的艳丽多姿。清纳兰性德“《浣沙溪》词:“一水浓阴如罨画,数峰无恙又睛晖。”笔者以为,“罨”者,掩盖、覆盖也。即中国画中的“工笔重彩”的多次罩染,故彩色凝重艳丽。

③“如意”,器物名。以竹、木、骨、角、玉、石、铜、铁、珊瑚等材料制成长二、三尺许,端首初作手指状,用以挠痒,可以如意,故名。后演变为一种观赏物,端首呈现灵芝状或祥云状。《艺文类聚》卷七十辑《胡综别传》、清卫杰撰《蚕桑萃编》卷十等。

④清吴振撰《养吉斋丛录》卷七。

⑤近人崇彝《道咸以来朝野杂记》

⑥唐王建:《闲说》诗。

⑦“香橼(缘),即枸橼。小乔木或大灌木,有短刺,叶卵圆形,花带紫色,果实长圆形,黄色,皮粗厚而芳香,供观赏。《齐民要术》卷十引汉杨孚撰《异物志》:“枸橼,似桔,……皮有香,味不美。”


交流讨论   关于本站   网站地图      断链报告   返回页首
Copyright © 问吧网知识资料查询 www.wen8.net